乡镇快递,取件费该不该收?

[罗戈导读]乡村快递取件二次收费问题在全国范围内仍普遍存在。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是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今年65岁的李俊英是古蔺县东新乡的村民,她有3个女儿在外工作或学习。近三年来,李俊英每次去乡镇上取女儿们的快递,都要被收取35元的取件费。

根据《快递服务》邮政行业标准,快递企业不允许二次收费。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安排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乡村快递二次收费现象得到一定程度遏制。然而,《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近期调查发现,乡村快递取件二次收费问题在全国范围内仍普遍存在,甚至陷入难破解的“怪圈”。

记者调查二次收费较普遍单件3到10元不等申通、中通、韵达、圆通问题最为突出

李俊英算了一笔账,她每年取快递要花二三百元。“这还是保守估计,快递取件按大小收费,一般小的快递收3元,大的快递收10元也常见。”李俊英说。

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此前公布的《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显示,目前该省绝大多数市、州的乡镇均不同程度存在取件二次收费现象。其中,申通、中通、韵达、圆通等快递网点二次收费现象占比最高,均超过50%,消费者反映强烈。

  • 快递取件二次收费违法!申通、中通、圆通、韵达被约谈

古蔺县东兴镇村民蔡群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当地快递网点二次收费已经存在多年,农村消费者多数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多数农村快递网点会集中代收多家快递公司的包裹,不交钱,拿不回快递。”蔡群说。

古蔺县石宝镇长坪村的李翠翠是遵义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记者采访时,放假在家的李翠翠刚刚拿回一件快递,交了5元取件费。这也让她哭笑不得。“网上买了一套手机壳才10元,村里的快递网店却收了5元取件费。”李翠翠说。

记者调查发现,取件费问题并非四川独有。长期以来,快递二次收费及不送快递上门等乱象,在全国各地乡镇快递中颇为常见。

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大福镇新桥乡村民周晶说,新桥乡地处安化县和长沙市宁乡县的交界处,交通极为不便。除了中国邮政,其他快递公司只会把快递件送到镇上,村民每次去镇上取快递都被要求缴纳5元取件费。“隔壁的东山乡也是一样的情况。”周晶说。

重庆市巫山县骡坪镇村民方大明每年花在取快递上的钱,加起来有300多元。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樟铺镇的易聪说,在当地申通、韵达、中通、韵达、百世等快递的农村网点,每次取件都会被收取3元取件费。

记者调查过程中,采访了天津、重庆、河北、山西、江苏、浙江、福建、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四川、云南、陕西、广西、西藏等20余个省(自治区、直辖市)60余名农村消费者,调查发现,乡镇快递二次收费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其中,西部农村地区取件费问题尤为突出。

各地乡镇的通常做法是将快递集中在偏远乡镇的一个快递代办点,在消费者取件时,代办点会根据快递件大小,收取3至5元不等的费用。对于取件费,快递代办点有的是口头告知,有的则张贴收费告知单。

采访中,多地农村消费者认为,网购时已经支付了快递费,乡镇快递代办点再收取件费不合理。

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县龙潭乡村民顾月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当地的快递取件点设在镇上的墨江县电子服务中心服务站。除了邮政之外,其他的快递公司,如中通、韵达、天天等,都会将快递件集中在该服务站。消费者去取件,服务站要按照快递件大小,收取3至10元不等的费用。

顾月说,她曾多次致电快递公司进行投诉,对方总以“农村地区管不了”为借口,事情到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拉孜县村民平措对记者说,当地有个“隆昌货运部”,每次取快递都要收取5元服务费,并且不管县里村里都要自己上门取件。“对方说他们把快递从市里拉过来需要成本,所以要收费,但我们觉得不合理,因为网购已经付过快递费了。”平措说。

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隆子县村民次仁说,当地服务点收取件费也是以所在地方交通不便,运输需要成本为由,目前单个快递取件费已经涨价至10元。

“我网购下单比较多,一个月在学校能收几十个快递,‘二次快递’费就要花上百元。”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甘雨镇黄桷村小学老师刘向力说。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一个乡镇快递网点的老板对记者说,几乎从有农村网购开始,乡镇快递就开始收费了。“网点需要出人出车,将快递从县里运回来,或者快递运过来放在网点保管,这都需要成本。网点肯定要赚钱,如果不收费,岂不是亏本了?”这位老板说。

“乡镇快递二次收费属于不当得利,快递企业应该履行合同义务,承担乡镇快递配送的成本。”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邱宝昌表示,全国各地乡村快递二次收费现象泛滥,反映出快递行业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包括快递企业盲目扩张、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虽然对于乡村快递配送来说,势必会花更多的时间成本、物耗成本、人力成本,但不能以此为借口加重消费者的负担,有关部门应对这种违规现象加强整治,同时各地政府也应结合乡镇特点,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建立保障措施。如政府与快递企业都拿出一定经费,建立快递公共存放区域,免费为农村消费者服务。

中国物流协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分析称,快递企业都希望在基层网点多揽件,但没有考虑到农村市场消费地分散,乡村快递揽件少派送多的问题。乡村快递网点派送距离更长,送达点更分散,经济效益不佳,加上基层管理相对松散,造成一些网点通过二次收费稳定收益或增加收益。另外,一些加盟式快递企业的末端网点为独立法人,在服务价格上有自主性,总部的管理制度很难落实到基层。

今年8月,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农村地区收投快件总量达120亿件。随着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渠道下沉农村市场,今年农村地区收投快件总量预计会呈上升趋势。

目前,国家邮政局正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8月15日,在2019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上,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表示,清理农村快递二次收费的问题是刀刃向内的一种自我革命。“有人可能会讲农村网络发展现在有些困难,收一点钱是合情合理的。但这个事情本身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因为快递企业和用户形成商务合同当中,价格本身已经包括了寄递全程各个环节的成本,末端不管距离农村多远,你已经承诺了,没有理由再次向用户收费。” 

(为尊重个人隐私,文中部分村民为化名)

近日,农村快递“二次收费”现象被国家邮政局点名批评,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公开表示,“清理农村快递‘二次收费’是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必须进行。”《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采访四川、贵州、安徽等多地农村快递网点后发现,部分快递网点的确存在“二次收费”现象,价格从1元到5元不等。“现在末端快递网点收入太低,件量并不多,如果不加一点费用,我们没法做下去。”安徽某农村地区一名快递网点老板李晨(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国家整治“二次收费”或是为了规范价格市场、保障消费者权益,但如果不依据实际情况逐步推进,而只是“一刀切”,最终受损的可能还是消费者。

1“二次收费”缘何而来所谓“二次收费”,是指消费者在网购时已经支付邮费或商家承诺包邮的情况下,在取件时却被快递公司服务网点强迫支付取件费或派件费。这类情况一般较多发生在偏远地区或农村地区。日前,四川省保护消费者权益委员会发布了《四川省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社会监督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四川全省为期3个月的调查中,34.2%的受访者表示曾遇到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情况,数额多在1元至3元之间,并且,86.3%的受访者表示付费后快递网点没有提供发票或收据。陈(化名)是安徽某农村地区一名小学老师,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之前去村口一家圆通网点取件,对方收了1块钱,说是保管费。”此外,记者获悉,四川部分农村地区,快递网点二次收费最高达5元。李晨告诉记者:“收费从2017年开始,由于快递收件价格越来越低,末端的派费收入也越来越稀薄,我们只好加收一点额外费用。”据了解,从2017年起,快递企业开始打“价格战”,至今已愈演愈烈。此前,本报已有过报道,由于快递“价格战”正酣,快递收件价从5元降至4元,再降到3.5元,有地区甚至降到2.8元。与之相应,末端网点的派费收入也从1.5元降到1.3元,再降至1.1元。

“在农村地区,我们去县城取件本身就要付出很多,包括时间、精力、油费等,这些都是成本。在派费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我们经营压力非常大。”李晨对记者表示,对冲派费收入下滑是农村快递网点“二次收费”的根本缘由。快递专家赵小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次收费”现象长期存在,除了因为价格战导致价格无序,还因今年上半年监管机构的整改通知并未得到贯彻落实。同时,快递公司总部对城乡农村网点的重视程度也不够,缺乏针对性的激励措施和产业联动机制,层级过多,没有与所在地的实际情况有效结合。2整顿能不能“一刀切”尽管“二次收费”有其成因,但并不代表这一做法合法合规。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快递企业和消费者在形成寄递关系后,实质上就达成了一个商业契约,价格本身已经包括了寄递全程各个环节的成本,除非是事先告知要另行收费,否则终端不管距离多远,既然已经承诺,就没有理由再次向用户收费。其次,将原本应该由快递公司承担的费用由用户承担,这种转移成本的做法,侵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不仅不地道,而且是明显的违法行为。对此,相关部门也予以高度重视,刘君称之为一场“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

另据媒体报道,日前,四川省消委会联合四川省市场监管局、四川省邮政管理局召开约谈会,对申通、中通、圆通、韵达等4家快递公司进行约谈,明确要求停止取件“二次收费”。赵小敏表示,相关部分对此予以特别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二次收费”扰乱了价格秩序,另一方面,这与目前国家大力推动的农村建设、提升农村竞争力和消费能力的方向相违背。不过,赵小敏还指出,监管方面应该有一个时间表,要谨防“一刀切”的监管模式。相关部门要在有序、标准化的时间表下,让快递公司明确了解:何种情况下罚款,何种情况下吊销经营许可证,何种情况下需要总部负主体责任。有了这些,市场化和行政命令才能实现更有效的结合。

上一篇:网易考拉想卖的跨境电商,小米有品为什么还要入局?
下一篇:价格战后,快递进入下一场暗战!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