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水波为何沉默了三年——独家专访天地汇集团董事长徐水波

[罗戈导读]11月22日晚,坐标昆明,“第十七届”中国物流企业家年会正式召开的前一夜。在处理完纷繁的事务后,天地汇集团董事长徐水波匆匆而来,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一如其工作人员所反映的那样,这算是近三年来他第一次正式接受媒体的独家采访,也算是三年来的首次发声。

这是最困难的一年,但是最最困难的一年却还没有到!

——天地汇集团董事长徐水波

11月22日晚,坐标昆明,“第十七届”中国物流企业家年会正式召开的前一夜。在处理完纷繁的事务后,天地汇集团董事长徐水波匆匆而来,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一如其工作人员所反映的那样,这算是近三年来他第一次正式接受媒体的独家采访,也算是三年来的首次发声。

一个小时的访谈后已是深夜。

面对我的提问,他更像是一人独坐在那里在片刻的沉思后娓娓道来,这三年来天地汇的实践以及对于这个行业前景的思考,同样也包括对于当下经济环境的种种感悟和对未来的把握与研判……几年的蛰伏与思考,展现出的是这位颇有传奇色彩人士的一腔热血和满怀的激情。

2019年,天地汇超预期地完成了任务,实现了稳定、全面的赢利目标,今年在去年60亿目标的的基础上实现了100亿的规模,增速高达70%。

“对于这个目标我们没有庆幸,因为这个目标一直潜藏于天地汇所有人的心里,一如潜心修行一般,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在过去的三年里天地汇只做了一件事——打基础。”徐水波解释说。

01、三年沉默期

三年前,天地汇确立了三年行动目标:2017年,理顺内部管理以及经营优化;2018年,放慢速度全面做产品;2019年做好御寒的准备实现全面赢利。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天地汇抓住了两个本质:一是抓住了物流行业的本质,为实体经济提供优质物流服务的理解更为深刻。“当更多同行抓住行业痛点的时候,我们理解的痛点是需求方的痛点,所以我们坚决为上游提供优质的、低成本的物流服务。”徐水波说。

二是抓住了经营的本质。创始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之下,创始人乃至管理层很容易被一些盲目的目标所刺激,失去经营的理性。

这也正是天地汇几年来没有盲目的扩张而是潜心打磨自己产品的重要抓手所在。

天地汇用三年的时间走了一条重购成本结构的路。通过实践,徐水波始终坚持相信:流转效率提升是物流行业唯一的出路,价值创造是实体经济的众望所归。

实践证明,中国没有公路甩挂网络的时代过去了,天地汇创造了中国第一个基于甩挂、基于“互联网+”的网络,2019年,公司实现200亿销售收入目标,并布局全国600余条卡航甩挂线路。

作为全国第一个整合物流园区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企业,目前天地汇园区网络已覆盖50+城市,连接31个省份,建成卡航甩挂干线400余条。平均为上游工商制造业、商贸流通业等货主企业降低23%以上的物流成本,缩短司机配货时间8小时以上,提升车辆平均月行驶里程从1.2万公里每月至3.5万公里每月。

徐水波认为,“充分证明在国际上通行的甩挂运输的方式,实际上是完全符合中国公路物流运输。”

物流直面的是制造企业的供应链体系,制造企业对成本超乎寻常的敏感,对于物流来讲更需要精打细算。在徐水波看来,“当整个行业处于莫名的亢奋中时,不仅钱会烧得很快,同时也不会烧出结果,在亢奋的时候往往忽略了那些真正的细节。”

天地汇这几年反其道而行之,当整个行业处于投资风口热度的时候,保持了一份难得的清醒。在徐水波看来,“包括税改、道路规范等方面的行业规范都无形之中会增加企业的管理成本,企业必须做精打细算。”这份清醒让他明白,低毛利的行业之下企业的规划更是来不得半点侥幸。

02、最难的时候震撼来袭

一如冰冻而静止的空气,2019年资本对于物流行业呈现出了空前的谨慎态度,异常的安静。同样,物流行业也并没有迎来一直期盼的真正意义上的整合。在严寒的体感之下企业更多的是自顾不睱,带着对行业的感知,我抛出了我的疑问:“2019年是不是最困难的一年?我们是不是即将进入最困难的一年?”

徐水波回答道:“这是最困难的一年,但是最最困难的一年却还没有到!”物流行业历经七八年的创新与实践,即将踏入极寒的严冬。

“这一年来,物流企业倒下的数量以及倒下企业单位的‘吨位数’都是前无所有,以上海地区的物流园区为例,2019年死掉的物流企业超过20%的比例,同样,这一年里我们的头部企业也出现了问题。”水波总说。

中国的实体经济处于一个相对艰难的状态,同样,物流行业10多年来的运价在持续下降,但企业的成本却相反快速增加。“具体的表现是作为上游客户的“东家”不肯付钱,或者是不再付那么多的钱,但是由于市场竞争下消费者对服务的要求更高,物流企业要通过优化各个环节来加以满足,这无疑意味着成本的增加。”水波总比喻道。

在水波总看来转型过程才是整个行业最痛苦的时期,“2021-2023年将是物流行业最艰难的时候,制造业新的诉求对原有的供应链体系造成挤压。”在水波总看来,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一点,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更加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

2019年11月15日,国家发改委等1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11月18日,中国成立210亿美元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将对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和电力装备等三个领域的企业进行投资。

由此可见,国家在加快推进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加速“中国梦”,推进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快步到来。

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对物流行业的要求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最根本的变化是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协同发生了改变,这要求在物流布局上需要战略性和前瞻性的思考:我们的方式能否适应未来高端制造业、消费业与供应链的配套?我们多元化的市场配套需求,如何倒逼供应链需求?

具体来说,这些趋势对于中国物流行业的内生性要求包括:国家物流布局在战略性和前瞻性上亟待加强;对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变化要有预见性;对多元化市场需求倒逼物流供应链创新升级;系统性、均衡性和协同性要求;物流的准时、协同、稳定、高效、优质、安全、低成本等诉求。

“但物流行业整体上和这些还很不匹配。”徐水波说。

今天,是否我们能静下心来思考,到底什么样的物流模式才是能够满足这个市场所需要,并能够在寒冬中存活下来。这种醒悟无疑是必要的,在面对生存压力以及创新的尝试道路上这将让身处其中的企业无比理性。

03、行业重购能否实现

从2012年到2019年,行业用了7年的多的时间实际未能突破原有模式,近2000亿资本的注入并未使得公路货运领域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改变,头部企业未能形成。

整合的前奏曲虽然已经吹响,但新的“解”又在哪里呢?

水波总认为,目前企业间的竞争都是赢得了一时赢不了一世。对于行业的未来,不进行重构是没有机会的,修修补补解决不了问题。在他看来,如果不对行业进行重构,任何行业的转型都是白搭,只有同时拥有“深度的行业经验”和“互联网基因”两个关键要素深度下沉的企业才能完成行业重构的使命。

水波总指出,“现阶段更应该加强线上线下融合,业态跨界融合,生态资源融合乃至社会资源的融合。”

一直以来,物流都是个“苦”行当,没有轻轻松松的钱可以赚,虽然资本的介入曾让这个行当光鲜过,但是资本作为必要条件作为助推器,并不是决定性力量,资本引入是为了更好更快地实施战略,而不是绑架战略。

基于行业重构的创新实践将是物流供应链创新实践的主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要清楚行业的方向,求解的决心要坚定。“在觉醒的基础上,行业的新解也还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实现。”徐水波说。

据预测,未来两个方向有可能取得突破:一是“物流集群+共享平台+特色服务产品+技术创新+大数据”;二是“共仓+整运+统配”,包括其中的最核心的两个问题:一是“技术创新”+“流转效率提升”,是公路物流行业创新实践的“双齿轮”;二是组织赋能个人的能力和文化建设。

水波总最后强调说:“没有技术创新的行业不可能成功,没有流转效率的优化的优势也不可能满足低成本的要求。换句话说,成功需要‘正确的战略+必要的资本+适合的组织和文化+坚决的执行’。”在水波总看来,这个公式可以视为企业自我诊断的工具。

物流是个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

“但是企业间的这些纷争只是赢得了一时赢不了一世。同理,只靠经济利益抱在一起的利益,是经不起试错过程中的各种压力和挑战的。”三年的实践与思考让水波总禅意了许多。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覃拥等:医药物流现场作业“八大浪费”解析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怎样降低干线的运营成本

2019-12-07

深度 | 复盘DHL,探寻顺丰供应链未来

2019-12-07

《跨境电子商务产品溯源信息管理规范》国标发布 2021年2月1日实施

2019-12-07

深圳供应链总监职位招聘!

2019-12-07

黑龙江决定实施产业链链长制

2019-12-07

大宗商品供应链行业:兴于周期,成于格局

2019-12-07
活动/直播 更多

9月23日·广州 | 2020(第四届)合同物流 创新发展高峰论坛

  • 时间:2020-09-23 ~ 2020-09-23
  • 主办方:罗戈网

¥:499.0元起

报告 更多

2020-05物流行业简报-个人版

  • 作者:罗戈研究

¥: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