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商业价值链主导权之争:进博会在重构,阿里在布局

[罗戈导读]借助中国市场规模,掌控全球价值链主导权。

核心导读:

      1、阿里提出5年完成2000亿美元进口额的理由是什么?

      2、数字化为什么是全球品牌商进入中国的最佳驱动力?

      3、中国凭什么借助市场规模掌控全球价值链的主导权?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今天(11月6日)上午刚刚在中国(上海)首届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进博会)上宣布,未来5年(2019-2023年)阿里要在120个国家,完成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

- 1 -

5年2000亿背后的理由 

2000亿美元,平均每年400亿美元,约合2600亿人民币/年。这些进口配额,将由阿里数字经济体的多个单位天猫国际、天猫生鲜、盒马、大润发等消化。而这仅就这个进口额数字的量级来说,已经接近中国线上平台第二名全年70%的全站CMV(交易额)。

外界会稍微感觉2000亿美元数字有些稍高。而张勇对此的解读是,整个阿里数字经济体,已经非常确定在2020年会取得全年10000亿美元的GMV。

10000亿对比400亿,张勇觉得一点不高。阿里作为纽交所上市公司,CEO愿意明确公布的业绩目标数据,肯定有其反复推敲测算的合理性。

阿里敢于对外公布5年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来自“数字化”这三个字体现的自信。

数字化,如今已经成为阿里驱动一切业务运转和升级的主引擎。放在进口层面的数字化,等于是将整个中国对外开放进口必然涉及的全球品牌商、供应商、贸易商一起构建的一条渠道链路,做整条渠道的数字化变革。

阿里是一个平台,数字化是这个平台让全球商家和商品,在中国精准找到每个终端消费者的主要条件。

图为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进博会发表主题演讲

为此,今天下午,阿里很快和香港冯氏集团的零售业务,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香港利丰,是冯氏集团此前更为中国人熟知的业务品牌。这个集合了供应链、零售和服务的香港知名零售企业,将以香港这个连接中国和全球的特殊市场优势,和阿里一起为全球想进入中国的企业,搭桥铺路。

张勇对《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独家回应到:“冯氏集团经过多年的发展积淀,背靠大陆、立足香港、面向全球,已经建立了全球的供应链体系。这其中,香港这座城市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个城市是一个枢纽,能够连接中国和世界。当然,香港现在在整个新时代的发展当中,也在不断寻找自己的新定位和新创新。阿里希望和冯氏集团的合作,不仅仅能够发挥原来香港的物理枢纽作用,同时也能够发挥数字化枢纽作用,能够把海外品牌引到中国来。”

一句话总结:冯氏集团有供应链、供应商关系、物流和零售资源;阿里有数字化协同能力、在线营销、支付、云计算和6亿(中国)会员等数字化商业基础设施资源。

阿里的数字化,在与冯氏集团搭建的这条中国对全球的进口流通链路中,起到更为先决的作用。按照张勇所提到那样,当前中国正在快速完成整个商业数字化的过程,这个内涵就是“商业元素的数字化”。以此为基础重构商业要素,最终创造新的商业价值。

创造新的商业价值,张勇提到的这个概念,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成这届进博会的“点题”概念。

就像阿里有个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数字化工具支付宝。这个今天成为中国消费人口日常主要支付方式的金融工具,如果从它的商业底层角度去看,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商业理念和金融体系的创新。

而并非是一种绝对高科技的产物。

支付宝诞生在互联网电商交易的早期,也诞生在此前中国金融体系还不够发达的早期。支付宝只有在中国这个国家的特殊历史时代,基于一套新的商业理念,重构一套新的商业基础设施。

阿里未来5年的2000亿进口额,具有等同的内涵。基于一套新的商业理念,重构一套新的贸易体系。

数字化,是实现这套新的商业得以成为新的商业价值的唯一驱动力。阿里也需要更多类似冯氏集团的合作伙伴,将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如约在5年内完成。

- 2 -

全球价值链主导权之争

创造新的商业价值,也是此次中国以全局之力,举办进口博览会的最大价值诉求。

中国作为全球消费市场大国,是个独一无二的特殊市场。一方面中国有着庞大的社会末端夫妻老婆店,补给着广袤乡村市场的商品流通;一方面中国又是全球最大的跨境进口国,以及伴随着出境游产生的境外购物消费。让全球品牌商都盯着中国市场,借助跨境电商形式简单、快速、低风险的进入中国。

由此带来的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已经从原来透过跨境平台购买“新奇特”商品,进入到诸如牙膏、洗发水、纸巾等日常家用消费品领域。从阿里研究院和中国国际商会、德勤中国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进口消费市场研究报告》就能看出,2017年中国进口消费品增长最快的两个品类,一个是没有意外的个护美妆品,一个是很意外的家居消费品(数据采集自天猫国际)。

这块变化的趋势一个很值得重点思考的地方在于,当进口商品以跨境的形式进入到中国家庭一般消费品的时候,意味着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跨境购物常态化,而是整个进口商品在整个社会商品流通的变得常态化。

这对中国一般进口贸易意味着什么?这对整个中国社会商品流通,甚至商业大环境意味着什么?

这种变化,意味着中国从此有机会做全球商业价值链的主导者。

天猫国际上有个西班牙药妆品牌ISDIN(怡思丁),仅用了10个月就销售破亿。因为超出西班牙品牌方太多预期,现在这个品牌要针对中国市场调整生产线。

类似的案例,已经在全球品牌商那里,因为中国跨境进口的巨大消费力,而改变自己原有的产品线和产生线。

这种改变,意味着中国将成为全球消费品供应链的链主。并由此上升为,未来中国有望成为全球商业价值链的主导者。

目前的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进口国,中国已经占据全球消费总额的25%份额。这个份额当中,一块是一般贸易进口,通过分销到零售端,再到每个消费者,全年份额在9000亿人民币;第二种是以出境游形式,带回到国内的消费(含海淘代购形式),全年份额大概在7000亿元左右;第三种是跨境电商,2019年大约会产生8000亿元的份额。而跨境电商过去3年,也以10倍的增长速度,领先于前两者进口方式。

每年24000亿元,并且还在高度递增的进口消费规模,足以让中国做全球商业的价值链主导者。

就像阿里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对《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特别沟通所提到的:“中国过去在全球商业版图的“微笑曲线”的下游,而真正的国际竞争是竞争价值链,不是以工厂、车间为主的加工制造业竞争,这些也不是真正的制造业。就是根本不是制造业,完整的制造业,或者说制造业的价值链,是要把营销、设计、服务都加上,才叫有竞争力的制造业”。

明白了以上这条经济学原理,中国才能发现今天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对于中国掌控全球价值链是一次巨大的机会。是将以往中国大量的低层次的、生产过剩的消费者挤出市场的机会。让原来一直存在的生产能力、供应、消费的错配关系得到纠正。

让中国以往的生产制造、供应和需求之间无法满足的现状,不仅通过跨境电商满足,还能从此掌控全球商业甚至经济的价值链主导权,更能倒逼中国传统制造业和流通链的供给侧改革。

借助消费升级,借助中国巨大的消费品市场,借助跨境电商掌控全球经济和商业的价值链,发展这条价值链为中国所掌控。同时也倒逼中国传统错配的所谓实体经济升级进化,就像华为、OPPO、VIVO这些国产手机品牌商,技术上通过集成手段,商业上借助中国这个巨大消费市场的张力,就能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制造业的价值链主导者。

“这也是阿里基于十几年互联网基础设施摸索出的中国方案,实现中国近百年商业史第一次大规模反哺全球市场。”高红冰在今天进博会上特别补充到。

当然,这个过程,也像张勇今天上午所说的那样,今天阿里以数字化为引擎,驱动5年2000亿美元的进口额,不是一两家公司所能做到的。需要在跨境电商这种普惠贸易模式下,得到国家政策法规、政府部门(海关、商检、税收等)、整条链路的合作伙伴(品牌商、供应链服务商、零售平台等),共同努力构建一个生态系统。

张勇说:“我们今天站在一个新的时代起点(进博会),所有人一起利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思想,合作创造一个数字经济时代的大进口模式,一个未来非常美好的大进口时代。”

上一篇:电商这十年:2008-2017年11.11数据年鉴
下一篇:这个富过三代的香港家族企业,为何牵手阿里?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