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外卖小哥之死

[罗戈导读]“我跑去买了包烟,回来的时候看见我的朋友躺在他的自行车旁边。我没有马上反应过来——他死了。”

这位死者名叫阿尔德克·阿洛扎利耶夫,年仅二十一岁,半年前刚刚从家乡乌兹别克斯坦一个小镇来到圣彼得堡。死时他的身份是一名外卖小哥,隶属全俄最大的网络公司Yandex旗下的外卖平台“Yandex.Eda”(意为“Yandex·食物”),倒下时身上还穿着公司标志性的黄马甲。

医学检查没有在他身上找到任何疾病存在的迹象,一如他的亲人和朋友所说,阿尔德克强壮健康,勤奋努力——医院最终的尸检报告认为,他死于心脏骤停。在倒下之前,他已经连续奔波工作长达十一个小时。

● 在风雪中骑行的Yandex.Eda外卖员 / 网络

没有休息,没有时间停下来,没有补贴也没有假期,等待着他的是公司层出不穷的罚款名目。这套罚款系统甚至在他死后也没有停止运转:第二天一早,他的名字出现在系统自动发布的处罚员工名单上,原因是“旷工”,为此他将被罚款1500卢布。

数小时后,这条罚款记录被从后台人工删除。

“如何吃人”

阿尔德克的死迅速酿成了针对Yandex公司,或者至少是“Yandex.Eda”子公司的一场舆论风暴。

● Yandex.Eda平台上的入驻商家 / 官网截图

4月17日开始,关于他的消息首先在俄本土社交网站VK上激起了水花,除了惊骇和哀悼,第一批响应此事的用户是阿尔德克的同行们——与死者一样,他们也面临名目繁多的罚款,长时间繁重无休的工作,以及为数众多的无理要求,“在阿尔德克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4月18日,一位ID为@Gipotez4 的推主将其中一篇关于此事的VK帖子截图发到了推上。这位推主平时对社会话题并不热衷,但他的这条推特意外引爆了俄罗斯舆论:发出二十四小时以后,它获得的点赞已经过万,转发超过了3000,话题热度则一直持续到了今天——5月14日Youtube一位博主制作的同主题视频“Yandex.Eda如何吃人”在不到二十四小时时间里依然获得了超过一万个赞。

原本只不过想点个外卖的俄罗斯用户,此前并不知道这个行业如此残酷:为了获得每天承诺的日薪,外卖员必须做到在所有订单中不迟到哪怕一分钟。订单由公司系统程序直接分配给最近的外卖员,而后者既不能选择订单,也不能拒绝任何一单,要求休息的申请经常被系统以“业务繁忙”理由驳回。在长达12-14小时的一个班次当中,庞大订量和苛刻时间表决定了他们甚至很少有上厕所的机会。

当然,这样的工作时长和强度违反俄罗斯劳动法,但在劳动合同尚且是个奢侈品、大部分站点连员工人数都说不清的外卖行业,八小时工作制简直无从谈起。

而通常外卖员的日薪只有1500-2000卢布(约人民币160-213元)左右,远低于招聘广告上承诺的3500卢布(约人民币370元)。如果你不接受长达12-14小时的班次,收入只会更少,3500卢布则根本是个不可能达到的数字,除非你每天工作24小时以上。

@Gipotez4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又陆陆续续地公布了他收到的私信内容。在这之中,有人被要求14分钟内抵达四公里以外的目的地,并因为没有完成要求而遭到罚款,即使在导航软件的计算里,那段路程最快也需要23-24分钟;有人晒出了自己的工资单:在0次迟到、0次接单送单超时的情况下,其收入为零,并且还产生了773卢布的罚款——没有人知道原因是什么。

● 博主@Gipotez4贴出的外卖员接到工资邮件截图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细节很有可能与阿尔德克的死直接相关——四月中旬,圣彼得堡最高气温已经达到了18度左右,而外卖员们依然穿着冬季的厚重制服背心。他们不能换成较薄的衣服,因为制服不允许脱掉,而Yandex.Eda的夏季制服根本还没有做好。

这一切都将网络情绪推向了高潮,不少网络用户选择了发消息去质问Yandex.Eda客服,还有更多的人直接涌进了应用产品商店,开始给Yandex.Eda的APP打一星。当然,这算不上什么攻击,大部分用户所能接触到的客服只是机器人,而那些一星评价则几乎注定淹没在五星好评当中——Yandex.Eda依然是俄区应用商店餐饮领域第一名。

商业竞争的人质

Yandex公司是否丧尽天良?答案显得相当尴尬:Yandex.Eda的主要竞争对手,Mail.ru集团旗下的Delivery Club送餐公司的确在管理方面略松一些,但这是因为技术短板——Delivery Club的调度工作同样依靠Yandex地图才得以运转,由于没有Yandex地图的后台管理权限,该公司的订单分配只能依靠人力完成,并因此不得不显得比Yandex. Eda略有人情味一点。

● 在莫斯科,来自Delivery Club的外卖小哥 / 视觉中国

但谈到薪酬和工作量,两边几乎没有差异。

客观存在的激烈竞争决定了双方谁也不会选择主动退让。截止到阿尔德克事件发生时,Yandex.Eda和Delivery Club两家公司在莫斯科地区的送餐业务分别占据着43%和46%的份额,几乎平分了市场。尽管双方目前在各自母公司的总利润中都还微不足道(分别为不到2%和约3%),但考虑到送餐业务在俄罗斯还刚刚起步,已有不止一家投资机构认为它将是未来五年俄罗斯互联网商业的主要增长点。

而对于市场份额的争夺正趋于白热化:2018年3月才正式成立的Yandex.Eda已经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样的大城市争夺到了可观的市场份额,其背后的技术和资本优势不容低估。但得益于起步早、渗透率高,Delivery Club仍以五倍的城市覆盖数量在全俄控制着近80%的送餐业务。

为了占得先机,双方都在试图压低成本的同时提高运输效率,作为终端的外卖小哥就这样成了所有压力的承受者:迟到和旷工成了重大过错,而工作条件极其艰苦——公司并不负责向外卖员提供交通工具,而对于其中的很多人来说,购买自行车或摩托车是一笔相当奢侈的支出,何况大部分人并不会长期从事外卖工作。

● 送餐主要靠走——Yandex.Eda的官方宣传图 / 网络

这意味着很多外卖员要靠步行完成运送任务。在阿尔德克事件发生后,有已经离职的Yandex.Eda外卖员对媒体表示,工作时一天步行三十公里以上是常事,而超负荷运转不可避免地又导致意外和事故频繁发生。由于人员流动速度太快,这方面的数据统计甚至无从谈起。

● 用滑板车送货的外卖小哥 / 网络

● 在冬天的俄罗斯城市滑雪前进的外卖小哥 / 网络

根据一些媒体掌握的消息,今年2月,圣彼得堡已有一位Delivery Club外卖员在工作过程中突然死亡,但当时事件没有获得任何报道和注意。

出路何在

在阿尔德克死后,Yandex.Eda公司联系了家属,承诺会提供经济援助,但他的哥哥对此反应冷淡:“我们赚钱不会变得更容易,阿尔德克也不会复活,重要的是,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度发生!”

但如何保证?

在可预测的未来时间里,两家公司的竞争态势并不会有所缓解,并且考虑到即使在竞争态势已经不复存在的俄罗斯网约车行业(2017年6月,Yandex和Uber宣布共同成立新公司并随后垄断了这一市场),依然发生了司机超负荷工作20小时后失控撞上行人的悲剧,很难将希望寄托在公司对雇员的劳动保护层面。

● 2017年7月13日,俄罗斯莫斯科,街头的Uber 和Yandex 出租车 。Uber和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当天宣布,双方将合并其在俄罗斯和五个东欧国家的打车业务 / 视觉中国

事实上,同样的问题在全世界都没有找到出路——送货工人,无论是快递员还是外卖小哥,始终是高强度低薪工作的代表,即使是亚马逊公司也没能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

Yandex.Eda已经调整了其班次分布以及休息政策,代之以更短的工作时间和更多的班次选择,但也有外卖员匿名向媒体表示,在新的班次安排中完全没有任何计件加班费的存在——它将本就微薄的外卖员收入压缩到了固定薪水,而想要获得更高收入的那些人,只能在未来选择工作更长时间。

另一些人相信,工会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这将给外卖员以基础议价能力,并代替个体进行维权工作。然而同样,建议仍只是建议,没有任何人开始就组建工会迈出第一步,因为人们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去做。

而在俄罗斯,劳动法的形同虚设似乎已经成了某种无解现实。4月22日,俄罗斯检方已经就阿尔德克事件启动调查,只是调查依据不是劳动法,而是刑法第143条“违反劳动保护要求”——如果罪名成立,直接责任人将面临最高四年的强制劳动。

上一篇:国内首个LNG罐箱供应链创新联盟在济南成立
下一篇:供应链生态层级图——由华为海思引发的想法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