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 DHL在合同物流领域为什么能做到全球第一?

[罗戈导读]十四年前,国内电商尚未萌芽,京东物流、菜鸟物流都还未成立,顺丰才刚从广东走向华东,那时候甚至都没有“物流”的概念;十四年过去,中国物流从一片空白走到了如今一片混战,物流集团合纵连横,整个行业风云变换。全球贸易战加剧,新生力量崛起,在Simon看来,这对于物流企业来说是瓶颈还是机遇?

【头等仓物流大咖访谈录 01期】

DHL供应链大中华区管理委员会董事、中国快消品行业负责人平智丰(Simon Ping)

(Simon于办公室接受头等仓记者的采访)

 合纵连横与发展诟病

V:物流行业发展到现在,似乎是有两个趋势,一个是专业化、标准化——物流类型细分明显,另一个是规模化、网络化——企业间的合纵连横越演越烈,对于这两个趋势您是怎么看的?

S:合纵连横是物流企业必经的过程,物流企业主要靠规模、标准、网络来服务更多客户,降低经营成本。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进行收购、合并,是成长为国际物流巨头的必经之路。

以德邮(德国邮政股份有限公司)为例,在专业化、标准化方面,它先是剥离非物流业务,然后逐渐细分出包裹(mail)、快递(express)、货代(Supply Chain&Global forwarding)三大板块,并划分专业部门独立运作;

在规模化、网络化方面,德邮原先只是服务德国范围内的包裹邮件递送,欧洲经济一体化后重点开拓欧洲市场,比如与英国Securicor合作、收购法国Ducros包裹速递等;收购美国的空运特快公司(Airborne Express)进入美国市场,后又收购了英运公司(Exel plc),自此补齐了物流版图中合同物流这块短板。不断合作与并购,才不断拓宽业务版图,直到今天覆盖了全球220个国家,成为了全球第一的物流企业。

V:在专业化、标准化方面,除了细分领域逐个击破,应该也会涉及到前沿技术的使用。关于前沿技术,最近无人机送货似乎成了行业热点,您觉得实现无人机送货的难点在哪里?

S:技术创新是非常重要的,无人机运货这项技术基本已经成熟,但是运用科技的同时也应该考虑政策因素以及社会影响。无人机运货的管理规范尚不完善,恐怖主义时刻危害着人们的安全,货物丢失被盗的风险同样存在,安全问题也是一大顾虑。 

V:您刚刚说到技术创新非常重要,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S:国内的物流现状有着太多的不可抗因素,而技术算是对不可抗因素的修正。物流链最主要的两个环节就是仓储与运输,归根到底就是场地、人以及网络系统的利用。

仓储方面,通过技术能准确地控制堆货高度降低库存、控制仓库温度降低货损以及调整车辆进出频次提高效率,加之物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利用技术还可减少人工依赖或者提高人效;在运输方面,技术也可以规划最优运输路线/运输方案来提高运输效率及车辆利用率等等。

(DHL定制库内整齐的货架)

V:国内的物流行业的不可抗因素具体体现在什么方面呢?

S:一方面是竞争激烈、利润微薄,一些物流企业通过压低价格来获取竞争优势,但是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利润空间小难以盈利;

另一方面是市场本身的缺陷, 国内市场发展太快,导致无论是客户还是物流企业自身的经营计划的长期性不足,企业的兴替速度太快,这是不利行业的成长的。

V:压低价格以获取竞争优势,应该是不利于企业发展的,这些物流企业这么做的出发点是什么?

S:低价可以快速地抢占市场份额,从而扩大企业规模甚至提早上市。这个出发点没错,不同企业的市场策略不一样。在这点上DHL的诉求是不同的,我们更看重地是打造优质品牌、提供高品质服务继而稳步前进。

(DHL制度非常严格,任何人进入仓库必须穿戴特定着装)

全球化下的冲击与反应

V:国内某些物流企业的发展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是也有一些像京东物流、顺丰等新崛起的综合性物流企业。DHL在合同物流领域做到了全球第一,但是在中国的合同物流业务上,这些新兴企业是否对你们造成了冲击?

S:原来主要按照细分行业不同,我们有不同的竞争对手;但是这些新崛起的综合性物流企业来势汹汹,也带来了新的竞争。

旧格局、新势力的碰撞,阵痛是必然的。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为物流业态的发展也带来了新气息、新想法、新技术,这会进一步促成物流业态的融合,使新的物流行业以一个崭新面貌出现,最终会为物流企业打造一个多赢的局面。

V:顺丰、京东这样的物流企业在朝着综合性物流发展,与DHL相比,在中国合同物流业务上他们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S:不可否认,顺丰、京东在中国市场拥有更多的资源、运输网络以及本土化运作的经验,使得它们成长为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在2B业务运作经验、人才培养、技术创新方面是有一定不足的。

真正的合同物流企业提供的应该是定制化的服务,而国内的服务却更像是标准化运作。因为国内的大多数物流企业都是依靠2C业务(企业对个人)发展起来的,哪怕像顺丰、京东等企业已经开始运作2B业务,但是所谓的2B可能也只是面向经销商而非直接与企业对接,它的体量、标准、技术要求其实是低很多的。

所以从他们的“短板”来看,要成长为非常高效的综合性物流企业,国内物流企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V:国内的物流企业2C业务发展也是跟中国当前的经济环境有关的,尤其是现在新零售时代的变革,这对于你们做合同物流的企业来说是否有冲击?

S:新零售的本质是线上线下融合,其实是电商发展的一个新阶段。尽管其实2B业务的体量仍远远大于2C,但是国内电商的高度发展,使得合同物流企业不得不开展2C业务。这方面我们也在通过引入国外的先进技术来对这种新模式进行摸索尝试。

V:DHL主要是做国际业务,随着顺丰、京东物流这类的物流企业不断开拓国际市场,这对于你们的未来的策略会有什么影响吗?

S:顺丰、京东国际的占比其实非常小的,主要还停留在海淘业务上。而且物流全球化,其实最终占据优势的还是在全球拥有网络资源的企业。

(DHL定制仓库,层高达到12.5米)

  仓储挖掘与降低成本

V:有人认为,未来的合同物流企业最重要的三种能力分别是:物流方案设计能力、物流资源整合能力、技术能力,这种说法您赞同吗?这三种能力中您认为哪个是最重要的?

S:这种说法其实是有失偏颇的,因为物流方案设计能力其实是基于物流资源整合能力、技术能力的。目前国内物流业的资源错配其实是比较严重的,就仓储行业来说,电商发展之后带火了物流地产,吃紧的用地政策使得合同物流企业开始大面积屯积仓储用地。但是这些仓储用地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消耗不掉的,变成了企业的负担。如果能把资源整合起来,再辅之以技术来提高效率,就能够有效降低成本。

V:您刚刚提到了仓储环节,目前有一种说法是:物流中心存在的本质是对于需求预测失败认,如果需求预测足够准确,就不需要物流中心,这种说法您赞同吗?目前的技术能够做到准确预测需求、完全放弃物流中心吗?

S:这太理想化了。所有的生产流程、运输环节、仓储环节都化整为零,才能满足JIT(Just In Time,无库存生产方式)的条件。这种不考虑成本、大规模供应和实际地域距离的想法,有些理想化。

V:提到仓储行业,请问您认为国内的仓储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S:国内仓储行业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供不应求,尤其是华东地区。而且现在政策日趋严格,限制土地供应的同时也有着引导仓储行业从东往西走的趋势。良性的供不应求会推高租金,倒逼技术对效率的提升。但供应极端匮乏的状态对物流运营效率和成本产生较大影响,长期来看对于物流行业是非常不利的。

(DHL定制高标库内,货架较高安装了特定的消防喷淋)

V:为了更好地提升仓库利用率,市面上存在很多仓库租赁的撮合平台,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

S:小的第三方撮合企业存在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这类企业其实是亟需规范的。但是大的资源挖掘、数据挖掘的企业,像CBRE、仲量联行、头等仓这样的企业,我们非常乐意合作。

V:您能把头等仓与CBRE、仲量联行并列,我还是比较惊讶的。

S:因为你们比较“接地气”吧。你们和很多开发商在合作,而且对于仓库的资源挖掘做的比较深。目前在核心市场上高标准仓库供不应求,大开发商的仓库信息都是公开的,他们的仓库在市面上都非常抢手,但是其实很多小开发商也有质量好、规格高的仓库,能帮我们找到这样的仓库来解决网络问题,也是非常好的。

   总结

国内新生的物流巨头开始向综合性物流发展,在贸易战升级的情况下也开始了国外市场的探索,成为了国际物流巨头DHL无法忽视的力量。

但是在合同物流领域,因为市场特性以及物流企业的发展轨迹,国内合同物流企业仍存在诸多弊端。要成长为非常高效的综合性物流企业,国内物流企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原计划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却一直从上午9点持续到了中午12点,除了采访,Simon还亲自带我参观了DHL的仓库。离开办公室前我随手拍下了靠墙桌上的小摆件,回来导出来以后才发现招财猫下面是一对小托盘,造型可爱,充满童趣。

Simon是一位非常低调、平易近人的前辈,非常感谢Simon对于头等仓的支持与肯定,衷心希望Simon以及DHL都越来越好!


此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沙龙立场

-END-

上一篇:201801物流行业研究月报(LOGResearch)—简版(内附下载)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