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担物流三十年(二):崔维星的生死抉择

[罗戈导读]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崔维星,在每一次艰难抉择面前似乎都被证明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前情请点击上一篇观看:零担物流三十年(一)

被幸运之神眷顾的崔维星,在每一次艰难抉择面前似乎都被证明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2018年1月16日,德邦股份鸣锣上市,开盘报6.97元,暴涨44%,创业22年,德邦董事长崔维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崔维星也从别人眼里的小崔慢慢变成了同事口中的老崔。这位自称是零担物流众多董事长中最善于长跑的人,在经历了漫长的创业长跑后,终于走上了上市敲钟的舞台。

崔维星是众多零担物流创始人中少有的知识分子。1992年,就在王振华还在为下岗之后的生计而愁眉不展的时候,崔维星正在拿着他崭新的厦门大学会计专业毕业证心情愉悦的憧憬未来。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含金量极高,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高级知识分子,毕业之后除了当干部就是进国企,拿的是金饭碗,不会像现在的大学生一样为多为毕业后的去处而发愁。

毕业后的崔维星被分配到广东国旅干起了财务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个铁饭碗,每个月一千多块钱收入是有保证的,相对于当时全国大部分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待遇。但是,此时的小崔还是一个不安分的青年,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并不满足于国企朝九晚五,一眼望到头的工作,他觉得,枯燥的财务工作并不是他一生的理想和追求。

一个偶然的机会,崔维星认识了广东国旅下属企业广东国际货运公司的副总(由此可见在人生中遇到一位合适的引路人是多么的重要),他向崔维星发出邀请,希望崔维星能到他的公司发展航空货运业务,比做财务挣死工资强多了。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崔维星认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开展,国内货运业务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航空货运是个朝阳行业,崔维星想通过做业务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于是他接受了这位副总的邀请,由此也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创业历程,零担物流江湖即将迎来了一位传奇人物。

1994年3月,崔维星正式加入广东国际货运公司,在中山成立“速达货运公司”,开展起航空货运代理业务。与其他初创的物流企业一样,当时的崔维星一人身兼多职,门店里除了一个司机和搬运工之外,崔维星既是部门的领导又是业务员,业务繁忙的时候还要兼职搬货和送货。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崔维星几个小伙子辛辛苦苦地好不容易开拓了当地几个大客户后,小小的门店即将走上正轨之时,总公司一纸撤销令将一切的辛劳打回了原点:1996年,广东国际货运公司决定放弃中山业务,将办公大楼、车辆设施等一并收回。面对空旷的场地,崔维星等人欲哭无泪,难道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年轻的崔维星在心底发出怒吼:“既然公司不想干,那就我自己来干!”崔维星既不甘心放弃自己攒下来的客户,更想通过创业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没有人,就拉上老婆一起来干,没有钱,就从父母、客户、供应商那里去借。1996年9月1日,“崔氏货运”在一家不到8平米的店面里正式营业,当时员工只有四人:崔维星、崔维星的老婆杨霞(创业过程中有个支持自己的老婆是多么重要)、一个司机加一个搬运工;那个只有八平米店面的房租费用,还是和房东约好的分三期在一年半内付清。就这样,后来名震天下的零担快运之王在这个简陋的地方诞生了。

创业初期百战多,其中的艰难困苦自不必多说。一个刚刚结婚的大学生,在当时时代条件下艰辛创业,必然会受到种种挑战。不过,崔维星硬是凭借自己在航空货运市场上的实战经验,加上良好的服务态度和学识,艰难地谈到了几个大客户,业务也逐渐好转,仅用了一年时间,不仅还清了此前创业时所有的债务,付清了房费,还积累了20万元的资产,这在90年代可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在农村可相当于二十多个万元户了。

如果小崔仅仅满足于此,或许他以后能够成为一个富人,但却不能成为零担物流之王。不过还好,此时我们的主人公并没有被到手的财富所蒙蔽,他仍然在思考,自己的企业要如何才能发展壮大?

历史总会青睐诚恳而又勤劳的人,命运之神也格外青睐兢兢业业的的小崔同志。1998年,在国企改制的大潮下,南方航空老干部航空货运处(南航老干)决定对外承包,当时负责经营管理的是南航退休干部老邓对于崔维星很是欣赏,他觉得这个大学毕业生不安于体制内工作,为人诚恳,值得信任,未来肯定是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于是,他把这个机会介绍给了崔维星。崔维星考虑过后,认为承包南航老干可以把货物运输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样能够掌控物流运输的品质,争取话语权,于是下决心承包了南航老干一年的经营权。这一动作,为崔维星此后事业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掌握了运输主导权之后,崔维星接下来面临的是如何将南航老干的运输仓位销售出去?虽然当时国内经济快速发展,运输仓位多数时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但是当时做航空运输的公司不止崔维星一家,大大小小的数千家货运公司在华南这片市场上激烈的争夺,而崔维星不过是其中的渺小一个。怎么样在成千上万家物流公司之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时崔维星日思夜想的事情。

这个时候,崔维星良好的教育背景显露出来,会计专业出身的他认为,客户除了在意运输价格的高低之外,更在意的是价格是通过什么样的模式算出来的,客户要知道自己的运费是怎么花出去的。基于此,崔维星创造了“底价+几毛”的低价盈利模式,明码标价,既满足客户对于低价的需求,又让客户明明白白的算清楚自己的运费是怎么花的。由此,崔维星在华南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迎来了大踏步发展时期。

而真正让崔维星在华南地区脱颖而出的则是他在工作中另外一个发现:崔维星在转运货物过程中发现,如果将同一个地方的货物集中起来发一票,到达目的后,再由目的地的伙伴按照传真清单中的要求去分拣派送,不仅能提升航空货舱的装载率,多装的货物还能创造出巨大的利润空间,“空运合大票”模式自此诞生。这个模式在保证航空公司的利润同时,将航空货舱利用率最大化,不仅减少了空间浪费,也让客户的发货成本降低,同时也为崔维星创造了巨大的利润。

1998年8月,南航老干推出空运合大票模式,带来了的客户和货量的飞速增长,这个增长速度不仅超乎崔维星的预料,也让同行目瞪口呆,大呼不可思议。很快,大部分同行纷纷采用合大票的模式,半年之后,广州白云机场的所有机场货运业务开始普及合大票。

空运合大票业务为崔维星带来丰厚的利润,为他带来了真正的第一桶金积累。因此,当2000年与南航老干承包合同结束之后,崔维星转身就能给拿出高达300万的启动资金成立广州市德邦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开始向正规化、制度化、现代化的公司管理迈进。新公司名称之所以叫德邦,是因为崔维星认为,物流公司本身承载的是客户的信任托付,所以公司应该对客户对员工都要讲诚信,团队也应该是一帮讲品德的人组成,由此才将公司命名为“德邦”。

新公司延续了此前崔维星的空运代理业务,在广州市场取得绝对的优势后,开始向深圳、珠海乃至整个华南拓展。德邦优质的业务模式也吸引了一批有识之士加入,俞大富(后创立金大物流总经理)和石浩文(后创立新邦物流)纷纷带着自己公司加入德邦,德邦由此进入蓬勃发展的时期。看着整个公司的业务走上正规并快速发展,年轻的崔维星并没有志得意满,而是又开始苦苦思索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方向。经过多方考察,崔维星终于为公司找到了接下来的发展目标。

不过,这次崔维星这次的选择却没有像以前那么幸运,不仅让成立不久的德邦产生分裂,也险些将自己幸福奋斗来的成果葬送人手。

崔维星为德邦找到的目标就是改变航空货运代理单一业务模式,转向发展利润并不太高的汽运业务。因为崔维星经过多次调研发现,空运的货物,大多是小件,对运价不是很敏感,然而有一些大批量的货物,走空运费用很高,但客户的成本承受不住,走汽运的价格则会划算很多。所以,崔维星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未来大批量货物一定很多,汽运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和风口。于是,2001年,崔维星在广州开了一个专做汽运业务的档口,而这个档口也为德邦的第一次分家埋下了祸根。

由于初次尝试汽运,各方面的条件还不成熟,德邦汽运业务连续两年亏损,长期靠空运业务输血。而在当时,掌控公司空运业务的石浩文和俞大富对于用空运的收益来填补汽运的缺口非常不满,甚至提出要求放弃经营汽运业务。公司高层之间在发展理念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乃至从意见冲突升级到了肢体上的冲突,产生了群殴、械斗和拼抢。

最终,2003年4月,俞大富因与崔维星不可调和的矛盾,带领团队出走德邦,成立金大物流走向了另一个发展方向,德邦因而失去了深圳的主要业务。同年6月,石浩文因为同样的理由带了一批骨干在广州成立了新邦物流,德邦广州的空运业务也丧失大半。两次分家,瞬间让蒸蒸日上的德邦顿时陷入深渊。

今天看来,曾经德邦这个被广泛关注的“分家事件”,起点虽然是对于空运还是汽运的争论与分歧,根源还是在高层之间各管一摊,彼此不信任。历史无法假设,然而德邦如今的成绩却印证着崔维星的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即便最终的事实证明崔维星的决策正确,但是此次分家不仅让德邦元气大伤,同时也在日后为德邦培养了一个非常棘手的对手。

在经历了分家之后内部短暂的动荡后,为了把德邦带出困境,崔维星决定改变业务模式,在保持自己的空运业务优势的同时,全力冲刺汽运业务,挖掘汽运业务的潜力。2004年,为了展示公司发展汽运业务的决心,崔维星投入1000万元成立广东德邦物流公司,同时推出了“卡车航班”业务,定义为像航班一样的卡车运输。崔维星对外强调,“卡车航班”是用公路货运的价格享受到航空货运般的业务,公司将全力保证卡车航班业务时效和品质。卡车航班业务的推出让德邦完成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彻底占领了华南地区的汽运市场,再次踏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汽运业务的推出,也让德邦正式走到了华宇和佳吉的面前,开启了与佳木斯货运商帮的同台竞技。

德邦推出汽运服务之后,营业收入又一次突飞猛进,此后,华南地区的其他货运市场玩家再次跟进德邦的步伐,纷纷开通了汽运业务,其中就包含从德邦分家之后另立山头的石浩文所创立的新邦物流,并且业务发展统一非常迅猛。自此,中国零担货运版图除了佳木斯货运商帮之外,德邦、新邦等来自华南的货运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且崛起迅猛。

然而,在年营收超过十亿的华宇和佳吉面前,此时的德邦和新邦还是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小弟弟,尚不能够引起行业头牌大佬的重视,因为此时的王振华乃至整个佳木斯货运商帮,正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零担物流三十年(三)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覃拥等:医药物流现场作业“八大浪费”解析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优质服务惠及牛羊肉营销 德邦快递宁夏牛羊肉运输产品推介会成功举办

2020-08-04

创新驱动绿色服务,地上铁与4家龙头企业达成战略合作

2020-08-04

老冯:网络货运,有两件事被高估了

2020-08-04

德国物流概览丨疫情中的德国物流

2020-08-04

人生是一场长跑,不要用短跑的姿势

2020-08-04

上半年中国多式联运—铁水联运逆势增长

2020-08-04
活动/直播 更多

2020中国同城即时物流行业峰会

  • 时间:2020-09-24 ~ 2020-09-24
  • 主办方: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 协办方:中物联同城即时物流分会、中物联电子商务物流与快递分会、中物联航空物流分会
报告 更多

2020中国合同物流发展报告(简版)

  • 作者:罗戈研究

¥:0.0元